黄页app软件大全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怎么了星辰?是不是累了?累了的话,我们就歇一歇。”玫瑰停下了脚步轻声问道。

“我是怕累了。”星辰搂着玫瑰的脖子,脑袋靠在玫瑰发间,看起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。

听到星辰的话,玫瑰嗤笑了一声:“小兔崽子,还挺会心疼人的。长大了也不知道要撩多少妹子呢,估计到时候跟爹一个货色。”

“我岳星辰英明神武,我撩一个妹纸就娶一个,我撩十个妹纸我就娶十个。”岳星辰嘀咕道。

玫瑰翻了翻白眼,这小子胃口还真不小。

至于凌莎,则是在边上一个劲的笑。

这一路上,听着玫瑰和星辰说说话,还是挺有意思的。

“行了,知道厉害。睡一会吧,别太担心了。”玫瑰反手拍了拍星辰说道。

“我睡不着……”星辰平静的说道,“这里离仲裁处,应该很近了。我怕我醒来,就不见了。”

玫瑰猛的一愣,眼神有些飘忽。

“妈妈……我们……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好不好。”星辰已经带着哭腔了,他知道,妈妈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,她还是会按照自己原本所计划好的那样走下去。

妩媚牛仔的诱惑

而那样的结果只有一个,他岳星辰从此将失去母亲。

玫瑰低着头,半晌没说话。

“妈妈……”星辰又是喊了一句。

玫瑰轻轻叹了一声,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,接着将盒子打开,取出里面那张属于丘辰的脸皮,然后轻轻盖在了脸上。

自从将星辰接过来之后,玫瑰就再也没有带过这张脸,但是这一刻,她又重新带上了。

“玫瑰姐姐,……”

砰!

凌莎话还没有说完,玫瑰便是直接一个手刀斩了下来。

凌莎立即瘫软下来,被玫瑰接在怀里,然后扶着让她靠在了一棵大树上。

岳星辰没说话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一个月时间,自己依旧没有说服她……

“星辰……”玫瑰将背上的星辰放下来,抱着他跟凌莎坐在一起。

星辰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,嘴巴紧紧的抿着。

“宝贝儿子,这次分别,或许就是永别了。”玫瑰脸上极其艰难的挤出笑容来,只是那股笑容,怎么看怎么悲凉。

“以后要好好听凌莎妈妈的话,别总是气爹,他这个人啊,其实内心还是很敏感的。有空的话就想想我,当然了,要是不想我,我也不会怪。毕竟……是我这个做母亲的……没有做好……”本来还带着艰难笑容的玫瑰,此时已经完全绷不住了,眼中的泪水啪啪啪的往下掉,根本抑制不住。

在玫瑰看来,星辰身体的状况完全是她造成的,如果当初她没有改变星辰的基因链,而是顺其自然,那么星辰就会跟其他孩子一样,健健康康的成长。

“我……不要……”星辰努力的摇着自己的脑袋。

玫瑰已经泣不成声,身体剧烈的颤抖。

很难想象,一个母亲跟自己的孩子生离死别是有多么艰难,多么剜心。

“我不要……”星辰依旧甩着脑袋。

“星辰……乖……”玫瑰已经伸出了手,缓缓伸向星辰的脑袋。

“我不要!!”星辰厉吓而起,声音尖锐,如金属之间的相互摩擦。

玫瑰并没有停下,而是将手放到了星辰的脑袋上。

“玫瑰!我恨一辈子!”星辰死死盯着玫瑰,双眼之中,充斥着倔强与绝望。

听到星辰的话,玫瑰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揪了一把,不过她最后还是轻轻按了一下。只是那么一下,星辰便直接晕死了过去,瘦小的身体瘫下来,靠在凌莎身上。

“啊!!!”直到这一刻,玫瑰才彻底抑制不住的大喊大哭起来,双手死死抓进地面,声音凄厉。

……

“啪!”仲裁处宫殿之中,岳重手中的长剑突然滑落,整个人有些呆滞。

“岳重,怎么了?”梅利奥达斯立即收剑,他刚才正和岳重切磋剑术,可是突然那么一下,岳重便整个人都不对了。

就像是着魔了一样。

听到梅利奥达斯的喊声,岳重才晃过神来。

“没事,突然这里有点疼。”岳重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也不知道怎么了,刹那之间,心口就像是被人狠狠踹了一脚,压抑的连呼吸都困难。

“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梅利奥达斯微微有些紧张,心口可是要害之处。

“没有……”岳重摇头,他已经用脉力检查了一遍,没有任何问题。

“或许……”梅利奥达斯皱了皱眉道,“可能是这两天压力太大了,休息休息吧,反正该来的总归会来的,别给自己太多压力。”

岳重点了点头,然后连地上的剑也没有捡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整个人看起来依旧有些浑浑噩噩的样子。

“明天……”直到岳重离开,梅利奥达斯才缓缓吐出两个字。

……

“尤俊,还是没有找到丘辰的踪迹吗?”回到自己的房间,岳重躺了下来,随口问道。

“没有……”几秒钟之后,通讯器中传来尤俊的回答。

“不过有个事情正好要跟说一下。”尤俊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。

“什么事?”岳重问道。

“萨尔罗的子嗣,现在除了梅利奥达斯跟赫黛拉,其他的全部都死了。”尤俊咽了一口唾沫说道。

不用猜都知道,萨尔罗剩下的那些儿子,都是被赫黛拉给杀了。

这女人,实在是够狠辣的。

“还有,十八路千军卫,除了古古丽所属,全部出动,朝着天选山而来。”尤俊深吸了一口气道。

十七路千军卫,一千七百万人,也就是一千七百万七脉以上的武者,想想都觉得恐怖。

“呵……”岳重突然轻笑了一声。

尤俊有些不太明白岳重的笑声,他不知道岳重为什么要发笑。

一千七百万人啊,还笑得出来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半晌之后,岳重嘴里吐出四个字,然后便不再言语。

“大哥,不做些措施吗?”尤俊终究还是没有忍住,这可不是几千几万人,而是一千七百万啊!什么概念!

“说到措施……”岳重沉吟了一声,“既然赫黛拉这么火急火燎,那就让古古丽的那一百万人也都来吧,一千八百万人,凑个圆满。”

“额……”尤俊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完全不知道岳重在想什么。

只是不知怎么的,尤俊心中突然有种诡异的不安。